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多钰 > 给张伟平先生的一点建议

给张伟平先生的一点建议

(名汇FAMOUS杂志第57期卷首,转载请注明出处)

或许,张艺谋也在等待,如果他迟迟没有行动,那是一个秦人,在给你时间。

虽然早早预言过,二张分手后,张艺谋前途宽广,张伟平的电影之路却不那么好走,还是有点惊讶早报上的一则消息。消息说,新画面发表声明强调旗下签约艺人倪妮、周冬雨等12人未经公司同意,不能擅自开展演艺活动。张伟平对此添加的注脚是“我是孩子亲生父母,他(指张艺谋)充其量是个助产师”。

这也许意味着张伟平和张艺谋的分家大战正式开始。

不过,这场分家注定是张伟平一个人的战争。

因为,张艺谋并不在这场由张伟平设定的战争里。他不可能回复张伟平在目前这种意识形态里的任何呼唤、抱怨、甚至故意挑起的争端。

十多年的合作过后,张伟平也许还是那个张伟平,张艺谋却不再是那个张艺谋。不知道张伟平对此到底有没有一点认识呢?

对于中国电影产业化道路上的这两位干将,我愿意在此时此地公平地表达一些对二人的敬意。尽管这么多年来,我也曾经骂过那些营销大过内容的电影,面对这样的分手,我还是有点惋惜。

秦人张艺谋,这是多年前陈凯歌笔下的张艺谋。秦人的特点是什么?传统,隐忍,图谋,伸张。秦人的世界是一个时空凝滞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秦人愿意用一生来固守一种体制,也愿意用一生来证明一件事情。秦人重礼,不可能居于人下,因为秦地曾是中国历史最悠长的古都,人的高下内外亲疏远近,是秦人最看重的东西。秦人交朋友要交心,不喜欢谈生意讲价钱。你不能得罪秦人,因为秦人一旦绝情是彻底而无法挽回的。

张伟平,祖籍山东的北京人。在认识张艺谋之前,是一个下海的生意人,靠做药品、航空食品发家。张伟平和张艺谋的合作始于1996年,其时张艺谋正处于事业、爱情的低谷,与巩俐分手,电影《有话好好说》找不到投资。张伟平选择在此时投资张艺谋,还从此成为张艺谋电影的经纪人,进入了电影业。

张伟平投资电影跟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只做张艺谋一个人的电影,牢牢绑定张艺谋。在最初拍《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等文艺片时,张艺谋的电影还保留着作者电影的风格;等到《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等大片问世,张艺谋彻底商业化,张伟平的投资人色彩和制片人色彩在张艺谋的电影中越来越明显,每一部电影都呈现出独特而奇异的“二张”色彩。张伟平营销张艺谋电影太过投入,以至于经常给人两种误解:1,张伟平是张艺谋的经纪人;2,张艺谋的电影就是张伟平的电影。而张伟平对于这种合作,似乎也有一种误解,认为自己是投资人,而张艺谋是导演,营销张艺谋、张艺谋电影就是营销自己。

张伟平在2011年曾经这样说,“经常有媒体以我是张艺谋代言人的名义发布消息,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因为我既不代表张艺谋,张艺谋也不代表我,我们是投资人、导演、朋友加兄弟的关系,不存在上下级关系,所以我不希望总是有人别有用心的误导网民”。

其实这段话恰恰证明了张伟平对“二张”关系定位的一个很大误解。以张艺谋在中国观众心目中的艺术地位,特别是2008年执导奥运会开幕式以来,在绝大多数中国观众看来,张伟平与张艺谋是不可能等量齐观的,更加不可能只是投资人和导演的关系,甚至很多人会想当然地以为,新画面应该是张伟平与张艺谋共同的公司。既然张艺谋的价值是这家公司的核心价值,那么,为什么张艺谋在新画面中仍然只是一个导演而非合伙人的角色呢?

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张伟平试图争夺艺人的归属权,但是试问,如果所有的观众都把倪妮、周冬雨当成“谋女郎”,张伟平是“亲生父母”又能怎么样呢?

张伟平如何度过“二张分手”危机?我唯一的建议是,只有消除对自身定位的误解,才能够理解张艺谋目前的决定,并且和张艺谋好合好散。或许,张艺谋也在等待,如果他迟迟没有行动,那是一个秦人,在给你时间。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