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多钰 > 文章归档 > 2009年十二月
2009年12月18日 15:11

锦麟先生的警句我收下了

收到杨锦麟先生的问候,忍不住在博客上记下:乱世求存,求的是一点点心灵的平静。各自谋生,各自努力,各自坚持。

恰好昨夜和朋友诗曰:究竟红尘不言休万世履冰慎说愁众生无边誓愿度般若精进非一秋

虽是各自努力,却也遥遥相应。想起那句很久以前常说的话,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5:31

大女人的婚姻内伤

所谓大女人,是大写的女人,按照女性主义的愿望,是不局限于家庭身份,拥有社会角色的女人。通俗说来,也就是自立自强,事业有成的女人。

关于大女人,最近有两条新闻相映成趣。

重庆大女人王丽(化名),在“享受”了四年的“女主外,男主内”的幸福生活后,近日因老公出轨,几近崩溃,不得不进行心理咨询。

与此同时,另一位大女人,国际巨星王菲,在“享受”了四年与小丈夫李亚鹏举案齐眉、居家养女的隐居生活后,近日因神秘女郎介入,高调宣布献唱春晚,明年复出重开个唱。

两个大女人,一样的婚姻内伤。并且,因为两人身份差异巨大,更凸显一种普遍性:大女人这样一种生存状态,在中国人的婚姻观念中,仍然只是一......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5:31

关于知识分子是不是味精

“知识分子”是不是“组织”中的“味精”?我的答案是,当然是的。 知识分子存在的目的是寻求精神的自由皈依,组织存在的目的是寻求身体的安稳庇护。精神自由虽然可贵,现世安稳更加可及,于是,那些在年轻时曾经意气风发的自由意志,最终会在寻求现世安稳的路途中走向组织的宿命。也就是说,知识分子并不是一个恒定不变的存在,很多人曾经是知识分子,或者曾经想做知识分子,但是最终在组织中变成了组织人。新的知识分子还是会不断进入组织,然后被组织同化。那些死硬派知识分子,最终会离开组织。所以,这也是极端知识分子的宿命。自由,并且高贵,但是因为自由和高贵不能分享,只能作为孤独的存在。但是,即使是高贵的知识分子也不愿意孤独,......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5:30

诸位房奴,搞清对象!!

上一篇关于蜗居的游戏文字,遭到网友痛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蜗居》这部电视剧,剧情逻辑一言以蔽之,就是“不做房奴,就做小三”。要说骂房奴,没有哪个电视剧比它更狠了,我替大家骂骂,怎么反倒说我是在骂房奴呢?《蜗居》里关于八零后海藻的艰苦生活,是有现实依据的——工作不好找,收入不高,房价已经高得摸不着了。有一种说法,八五后只能靠啃老买房,这是有现实依据到。海萍的生活则完全驴唇不对马嘴。上海复旦大学高材生,两口子,结婚七八年月工资总收入不超过6000,积蓄不超过10万,我看这两个人不是生活能力低下就是工作能力白痴。编剧肯定是不了解七零后的现实,把六零后的生活安在了她们头上。我同情房奴,我也是房奴,但是蜗居......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5:30

调笑《蜗居》:不做房奴,就做小三?

“不做房奴,就做小三”。《蜗居》的剧情逻辑到底是对房奴的赞赏,还是对小三的同情?还真不好判断。

看完《蜗居》,有人在“围脖”上大声疾呼,大城市生活太艰难,不如回到自己出生的小城市去过质量更高的生活。回应的人还很热烈,似乎靠着一部《蜗居》,立刻就可以组织起一支浩浩荡荡的西部开发人才大军。不过我敢打保票,真正愿意从大城市撤退的人不会有一个。那些热烈响应要回到小城市的人,甚至连二线城市也不屑一顾,就不要说三线的小城镇了。有一句老话叫“人活一张脸”,又说“不蒸馒头争口气”。再苦再累,也要像个钉子一样楔在大城市的人潮人海中,虽房奴而不悔,还要很阿Q地说,“要知道,有多少人欲做房奴而不得啊”,这就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