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多钰 > 马云遇到乔布斯

马云遇到乔布斯

(《名汇FAMOUS》杂志36期卷首)

中国热爱乔布斯,而乔布斯并不喜爱中国,这是我手捧中信出版社高效率推出的中文版《史蒂夫·乔布斯传》时,想到的第一件事。

乔布斯为什么在有生之年从未踏足中国?网上已有专述解释。其实不需要解释也可以用脚想到,一个痛恨抄袭的人,在一个遍地山寨的国度里,眼睛该往何处看,脚该踩在哪里呢?换句话说,一个有逻辑的企业家该如何在一个没有逻辑的社会落足呢?虽然乔布斯喜欢毕加索的那句“好的艺术家只是照抄,而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感”,虽然他宣称“在窃取伟大的灵感这方面,我们一直都是厚颜无耻的”,毕竟,无形的灵感只有真正有创造力的人才能捕捉到,窃取灵感的人,只需要在伟大的灵感创造者面前感到厚颜无耻。而赤裸裸地照抄,在艺术家只是平庸,在企业家就是犯罪了。

乔布斯谢世前,中国人用卖肾来表达对他创造的“苹果”的热情,乔布斯谢世后,中国人用如丧考妣来表达对他的纪念热情。然而,乔布斯到死也不会明白,中国人为什么卖肾买了IPAD,却从来不从APPLE STORE里购买任何伟大的应用;同样,他即使复活也不会明白,那些把乔布斯和创新精神挂在嘴边的中国企业领袖,爱做青年导师,一旦面临生存抉择,却从不考虑用创新来改变命运,牺牲青年用户的利益,倒是很麻利。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质疑者对企业家的质疑方向往往最能体现企业家的价值取向。正如淘宝大幅提高中小商户进入商城的成本,APPLE STORE也会掠夺开发者的利益,提高应用程序销售分成,同样是逐利,在淘宝的“十月围城”中,中小商户的矛头自然而然直指马云,而APPLE STORE里利益受损的开发者,却鲜少骂乔布斯。乔布斯生前,经常面临的质疑,是产品设计缺陷,譬如今年早前曾经被披露的iphone产品自动开启用户地址跟踪功能。从用户的质疑方向很容易看出他们对于企业领袖的价值定位:马云的价值定位是赚钱,而乔布斯的价值定位是产品创新。

也就是说,虽然马云不断试图塑造自己青年领袖的形象,但是他作为企业家行为路径的蛛丝马迹里肯定还是不小心透露了什么,让人们很容易嗅出他“面朝利润春暖花开”的价值取向。在这样一个新闻无所不在的时代,一个企业家可以隐藏自己的观点,但是很难隐藏自己的价值观,因为围绕企业家的新闻虽然很难断定真伪,但是如果出现新闻的领域都是围绕着某一个价值取向不断涌现,那么这个价值取向就代表这个企业家的价值取向。今年来,支付宝事件和淘宝商城事件,虽然马云都试图自圆其说,但是网友们对他的价值观也因此洞若观火。另一件小事也能看出马云对钱的本能欲望,华谊兄弟在创业板上市后,马云变现了上亿资金,那小小的投机行为当时已经很让人瞠目了。虽然人们乐于把淘宝看成大企业,事实上,淘宝的企业领袖,还没有走出资金饥渴时代,用老一辈人的话说,是“穷日子过怕了”。

乔布斯也是从贫穷过来的。他的养父母甚至供他上大学都很艰难。他的创业从车库出发。但是所有乔布斯精心打造的新闻发布,都是跟产品、创新有关,乔布斯的所有暴戾、难以相处、处心积虑,都是围绕着革命性的产品创意。乔布斯为什么没有“穷日子过怕了”?乔布斯为什么即使在他最困难的日子里,也还是能保持他不屈不挠的坏脾气和对产品、创意的高度热情?这大概就是起点公平问题。在美国,创业是每一个青年都可能面临的挑战。在硅谷,每一个年轻人都可能从车库摆弄电子元件出发,所以贫穷并不是让创业者感到可耻的事情,但是中国创业青年的周围有无数不需要创业的青年,贫穷的日子会带给他们一辈子难以平复的创伤。

有时候,我们必须用美国人的思维来看一看我们没有逻辑的生存逻辑。在本期的封面故事《人民需要特供》中,有一个罗斯福总统的故事,他扔掉手中可能有毒的香肠后,并没有去酝酿一个完美的特供计划,而是酝酿了一个全国性的食品安全计划。如果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这些中国互联网的领袖都并不关心产品和用户体验,而只关心他们企业的利润时,我们的新技术时代的未来不是一眼就可以望穿了吗?
推荐 12